在泰国坠崖的中国孕妇:二审改判我被打回到起点

健康快讯 2021-08-04 打孕妇

  在泰国坠崖的中国孕妇:二审改判我被打回到起点。近日,备受关注的中国孕妇泰国坠崖案在泰国二审判决,被告人俞东(化名)被认定为“无”,并被改判有期徒刑十年,在得知判决结果后,律师史大佗一时不知该如何告诉当事人王灵(化名),拖到晚上才对她说。“她常坚强的人,但这个结果对她打击太大了。”

  2019年6月9日,怀孕三个半月的王灵,在泰国乌汶府帕登公园,被丈夫俞东从34米高的悬崖上推下,17处骨折,在ICU抢救了8天才活下来,腹中胎儿也没能保住。2020年3月,俞东一审被判无期徒刑。

  对于二审的改判结果,代理律师史大佗表示意外。5月26日,他对澎湃新闻称,二审法院的审理在事实和法律依据查明上有些草率。

  在他看来,二审法院认为一审法院认定的被告“”存在错误,却并未对此做出逻辑上的推理,也没有对一审法院提交的做系统的论证分析,“对这个案子的事实方面也没有过多细致的查明”。

  此前,王灵在社交平台上说,案件改判,原因是没有找到绳索、刀具之类的工具。对此,史大佗表示,没有提到这些,只说被告没有构成。

  而王灵告诉澎湃新闻,这次判决让她又“重新回到起点”。她的律师团队正在制定上诉方案,她“一定要上诉”。

  王灵:4月29号晚上,律师打电话告诉我,打孕妇二审改判了,俞东从无期徒刑改判为有期徒刑10年。当时我根本接受不了,一下就哭了,我爸爸在旁边,把电话拿过去了。

  王灵:律师当时说只是口头的判决结果,要等法院正式的判决文书下来,才能知道原因。他当时分析,可能二审法院认为有疑问,不构成罪,所以从无期减到了10年有期。

  王灵:很也很痛苦。家里人劝我,到时候会有一个文书下来,我们看文书上对方提供了什么,我们可以去反驳。我一直靠这个支撑自己。

  王灵:5月25日看到文书,我真的是崩溃了。文书上只有改判结果,将他的从未遂,改为无,刑期从无期徒刑改为有期徒刑10年。

  从一审到二审,俞东一直没有承认犯罪事实,无罪。泰国的法律有一项是,如果对方了,可以减轻一半的刑罚,说明对方认错态度良好。但如果对方一直不,并且被法院认定犯罪事实存在的话,是要的,达到以儆效尤的目的。

  一审的时候,问他有什么,他拿不出。二审,他的律师团队也没有提交任何补充。在他没有提供任何补充且不的情况下,法院改判,文书上也没有给任何理由,这样的结果,我是既痛苦又的,我接受不了。

  王灵:没有,因为一审我们提供的材料已经非常详尽了,足够提交给中级法院了。

  王灵:之前我和律师团队都觉得,俞东的犯罪事实已经非常清晰了,二审很大几率上会维持一审的宣判,所以一直期待结果早一点下来。这个事情就快要过去了。我可以拿着诉讼结果去跟他(俞东)在中国诉讼离婚,可以跟这个事情彻底说再见,我的新生活。没想到现在是这样一个翻天覆地的结果。

  如果说他的律师团队改变策略,他承认犯罪事实,把重点放到上,或者提供新,最后法院改判了,我还能想明白,觉院误信了他们。现在在他们不改变上诉方案的情况下,法院直接改判,这是我最痛苦的地方。

  否定我可以,你给我理由。我还能根据你的否由,再进行新一轮有针对性的回复和上诉,你现在连理由都不给,我们方要怎么去接受这件事情?

  王灵:之前我生活的重心是康复,心情、状态跟刚出事的时候相比要好很多,已经开始我第二次生命了。我有很多想做的事情,很多想去的地方,包括陪伴我的父母、朋友,还有工作上的事。基本已经很少想起这件事了。就快要走出来的时候,当头一棒,又把我拽回去了。

  王灵:出事到现在两年,仿佛重新回到了原点,前面所有的努力和付出都白费了。我又要重新去打这场官司。一审的时候还只是面对俞东对犯罪事实的否认,现在感觉更难了。二审俞东上诉用了整整一年的时间,我难以想象接下来的一年,我要怎么继续去跟这个事情做斗争。而且接下来的一年我是没办法拿到一个终审判决文书的,没有办法跟他离婚,我的时间和精力还要继续花在上诉上。

  这样的判决结果,对我和我全家都是一种二次,对整个社会也是一个不好的。

  王灵:我很想跟你们说我身体很好,不要担心我。但事实是,出事到现在快两年了,我还要坐轮椅,每天走、生活都很困难。知道这个(改判)消息后,每天吃不下也睡不着,整个人都垮了,高烧,还出现了很多并发症,连着进了两次医院。医生说是受打击太大引发的,给我开了些稳定情绪、提高免疫力还有消炎的药,内服的、外喷的都有,我一直在吃药。

  之前我每天还要做康复训练,现在没心思也没力气做了,每天跟律师对接,看怎么处理。

  王灵:这一个月我基本上说不出话来,大部分时候是无法思考的,(状态)比我在悬崖底下还恐怖,那时候还会思考。拿到文书的时候是最恐怖的,之前你期待文书告诉你原因,结果发现没有。

  王灵:我父母已经年纪大了,他们也接受不了这个事实。我好害怕我的父母因为这个事情也住到医院。

  王灵:我的律师团队现在在开会,制定上诉方案,写上诉状。我是一定要上诉的。至于上诉后的情况,没想过,也不敢想。

免责声明

本文内容为本网所转载资讯仅为宣传及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不代表本网站观点,文章真实性请浏览者慎重核实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