奋斗故事15岁立志学医20岁立志入党邱蔚六:“三十年不变的心愿”照亮一生的奋斗路@…

  奋斗故事15岁立志学医20岁立志入党邱蔚六:“三十年不变的心愿”照亮一生的奋斗路@奋斗…,邱蔚六,1932年出生,1983年加入中国,中国口腔颌面外科的重要奠基人和开拓者之一,我国口腔医学界第一个中国工程院院士,原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九人民医院院长、口腔医学院院长。从医60余年,他为“中国式口腔颌面外科”创造了诸多“第一”,的患者难以计数。

  邱蔚六是我国口腔医学界第一个中国工程院院士,1932年出生的他今年虚岁九十了。他说,自己年轻时候有两个大的心愿:除了想学医,还有一个就是加入中国。

  21岁时,邱蔚六就写了申请书,因历史原因未被接纳,但他的心愿始终没有改变过,终于在1983年光荣。这一年,邱蔚六51岁了,直言这是“三十年不变的心愿”。

  “这期间,我始终没有过内心的想法。我这辈子要么不,要入就入。因为我是从旧社会走过来的人,新旧对比一目了然,也因此,我深刻理解‘只有,才能救中国’的真谛。”邱蔚六说。

  6月下旬的上海,黄梅天气,十分闷热。邱蔚六院士拄着拐杖走进上海第九人民医院的教学楼,开讲口腔医学领域的人文关怀与社会工作实践。老先生从象群迁徙说到人类生活习惯变化如何导致疾病谱改变,从整合式新医学的趋势说到人文学科融入医学,思之敏捷、开阔,令后学钦佩不已。

  30分钟的讲课,邱蔚六全程站着,而这也是他一辈子的姿态:从医60多年,桃李满天下,蜚声国际口腔医学界。

  邱蔚六在成都长大,学医是15岁时就立下的志愿。1951年,邱蔚六考入华西大学(后改名四川医学院)。也是在此期间,随着成都解放、新中国建立,的火种在邱蔚六的心中萌芽,1952—1953年,邱蔚六写过两次报告。遗憾的是,均未被批准。

  但邱蔚六没有气馁,做好了“接受长期”的准备,在学医的道上更加努力。

  1955年毕业之际,邱蔚六接到一纸工作安排——到上海第二医学院广慈医院(现瑞金医院)报到。当时,经1952年全国院系大调整,上海第二医学院由三校合并而成,1953年建立了新中国第二个口腔颌面外科病房(第一个病房1951年诞生在华西),急需人才。邱蔚六就这样来到了上海,、参与、推动着中国口腔颌面医学的发展壮大。

  “入职广慈医院10年中,我没有党的信任。尽管经历了很多事,我仍努力学习和工作。参加工作三年即在学会作专题报告,在上发表了第一篇论文,1960年获广慈医院先进工作……”邱蔚六延续了他学生时代的“学霸”作风,也是在这里,他遇到了两位——张锡泽教授、张涤生教授。张涤生系我国整形修复外科名家、中国工程院院士,被誉为“中国整外之父”。在两位老师的带领下,邱蔚六奋力在口腔颌面外科这个新生学科里开垦,日夜拼搏。

  1965年,再次根据学科调整,邱蔚六与老师们服从分配由广慈医院调至上海第九人民医院工作。这期间,邱蔚六因家庭出身问题,再度受到影响。

  “我内心有些沮丧,但我告诉自己,不应该灰心丧气,更应该争当先进模范。好在九院及科室党组织并未放弃我,在业务上反而委以重任,1978年我还当上了科室副主任。”邱蔚六忆起那段岁月感慨不已。他说,口腔颌面外科正是“战争中飞出的金凤凰”,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,口腔颌面部战伤的救治需求非常大,而当时的中国,尽管发展条件不如国外,但国人斗志昂扬,自力更生的干劲很足。

  “虽然我当时还不是,但我可以以的标准要求自己,努力为党工作,为国建设。”邱蔚六至今记得当时老师提出“赶超马丁(美国头颈外科)”这个十分具体的目标。

  知易行难。口腔颌面部疾病,尤其头颈肿瘤是危害人类健康最重要的疾病之一,而到颅底的晚期颌面部恶性肿瘤一度被视作医学“禁区”。“颅底就好像脑中的一层楼板,楼上是神经外科的范畴,楼下是口腔颌面外科的范畴,但是当中的这层楼板一直没人敢管,因为系数相当大。”邱蔚六解释。

  40年前,一位身患颞下窝肉瘤的患者找到邱蔚六,彼时肿瘤已颅底,肿瘤导致的神经疼痛使这个30岁的年轻人。目睹患者被,邱蔚六坐不住了。

  那段时间,他查文献,搞解剖研究,每天工作10小时以上,有次啃着馒头就睡着了。经半年摸索,一套颅底口腔颌面部恶性肿瘤手术方案终于出炉。1978年6月,邱蔚六与尚汉祚终于将手术刀探进了颅底这块“禁区”,经过7小时的“鏖战”,这位年轻患者的肿瘤被完整切除。

  这台手术犹如一把利剑,为晚期颌面恶性肿瘤患者开辟了一条生,也为口腔颌面外科开出一片新天地。

  邱蔚六在口腔外科领域的“首创”还有很多,绝处逢生的病例难以计数,也因为他的工作,世界口腔颌面医学界认识了“上海九院”。

  2009年,国际口腔颌面外科医师学会将其最高项“杰出会士”授予时年77岁的邱蔚六。此前,全球只有5人获得过这一目前世界口腔颌面外科领域的最高荣誉项,在亚洲,邱蔚六是第一人。

  尽管享有如此高的医学成就,但几十年来,邱蔚六只出普通专诊,不出特需门诊。“特需门诊价格跟普通专诊差了10倍,很多患者都是费尽周折才过来的,也不富裕,励志的故事找我看病,就挂我的普通专家号吧。”邱蔚六顿了顿,认真地对记者这样说, “我学这个技术,是为人民大众服务的。”

  有次邱蔚六去,病床上的老人见状赶紧起床相迎,邱蔚六一看连忙躬身给老人家穿鞋,这一幕令在场很多人不已,邱蔚六当时也是一头白发了。这回,记者采访邱蔚六时再说起此事,他爽朗地笑了,直言:“这真的没什么。”

  “我很反对那种觉得自己了不起、趾高气昂的态度。医生当得越久,对患者是越有感情的。”邱蔚六忆及从前下乡的经历,最长的一次,他在皖南一个工厂里服务了一年多。那是上世纪70年代,包括他在内的三位城里医生下乡服务,他们虽是“厂医”,但也给乡里乡亲看病,半夜出诊是家常便饭。这段岁月,积累了对患者真挚的情感。

  邱蔚六的左耳前有一个不甚明显的刀口,那是他“以身试针”的。1958年,全国掀起一股“中医热”,“针麻”成为热门研究项目之一。1963年,邱蔚六带头组建了一个口腔颌面外科针麻手术研究组。摆在他面前的第一个问题就是——针麻到底有没有镇痛效果?碰巧,当时邱蔚六的左耳前长了一个黄豆大小的淋巴结,他决定用针麻实施一次淋巴结摘除手术。

  手术只有十多分钟,却令邱蔚六切身感受到了针麻的效果。他总结道,“针麻有镇痛作用,但镇痛不全”。为了减轻患者疼痛,邱蔚六发明了一套无需电刺激的“得气留针”的方法。与此同时,他还结合口腔颌面部针麻手术的特点归纳了一套“飞刀法”。这一整套“针麻”的方法在1976年大地震时,帮助九院救援医疗队在缺少麻药的情况下渡过了第一量手术的。1989年,该科研获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科技进步。

  “没有一手资料,就没有发言权。”从慢性中耳炎手术到坏死性胰腺炎手术,邱蔚六因各种原因接受过大小10次手术,而他多次把自己当作了试验品。

  在医学道上奋斗的同时,邱蔚六也迎来人生很重要的时刻。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,1983年6月,邱蔚六终于等到了宣誓的日子。

  接受采访时,邱蔚六这样对记者说:“算起来,我还是一名‘年轻’,党龄38年,我夫人68年了。”邱蔚六的夫人是他的同学,当年一起来上海报到的4名同学之一,1953年在校期间就加入了中国。

  “我的一生是的,党和人民还给了我不少荣誉。我们最初的目标早已实现,我国口腔颌面外科界上有了一席之地,接下来很多事要交给学生了。我继续发挥余热,去做做得动的事,做对人民有益的事。”邱蔚六爽朗的笑声,充满的智慧与豁达。

  原标题:《奋斗故事 15岁立志学医,20岁立志,邱蔚六:“三十年不变的心愿”一生的奋斗 @奋斗故事•说》

免责声明

本文内容为本网所转载资讯仅为宣传及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不代表本网站观点,文章真实性请浏览者慎重核实!